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您當前所在的位:文化->文學天地

用善念為生活增添一抹暖意

——讀《蔣勛說紅樓夢》

訪問量:[]
發布時間:2019-07-15 09:48 來源:
分享:
0



  紅學研究發展至今可謂流派紛呈,有索隱派、考證派、解夢派等,不一而足,令人眼花繚亂。臺灣知名學者蔣勛對《紅樓夢》的解讀無關紅學,不涉考證,而是返璞歸真,從文本出發,以原書的章節為綱,逐字逐句地進行解讀,字里行間既是在評紅樓,也是講生活、談人生。
  《蔣勛說紅樓夢》中有許多觀點顛覆了我們傳統的認知,難能可貴的是,這些觀點并不是嘩眾取寵,而是基于作者對人性的觀察和悲憫。在蔣勛的眼中,每個可恨之人背后都有他們的可憐之處。比如說賈瑞和薛蟠。蔣勛通過仔細研讀,揭露了這兩人之所以變“壞”的根源。賈瑞從小父母雙亡,爺爺簡單粗暴的“棍棒”教育讓他表面上唯唯諾諾,實則內心波濤洶涌,“單純”到對心狠手辣的王熙鳳一見傾心,從而走上了一條不歸路。蔣勛對賈瑞懷著深深的同情。至于薛蟠,蔣勛認為他就是一個被寵壞了的男孩子。父親早逝,母親對他極為溺愛,無論他做多大的惡,家里人總會為他收拾“爛攤子”,使他養成了有恃無恐的性格。好在柳湘蓮的一番痛揍,才讓他有所悔改。
  蔣勛還從心理學的角度對《紅樓夢》中的人物進行分析。比如一講到賈環,我們就會想起猥瑣、小家子氣等詞語。可蔣勛說,賈環作為一個庶子,在賈府那樣一個等級森嚴的封建家庭里,出生時已然帶了“原罪”。而他的母親趙姨娘,遇到不公時只會對兒子發火,不斷地辱罵他、貶低他,讓他一次次落入自卑的泥潭。這樣的家庭環境,怎能不讓他養成陰暗的心理個性呢?趙姨娘是丫環出身,在賈府里一直就處于被壓迫受侮辱的地位,她滿腹怨氣無處發泄,反而將魔爪伸向自己的兒女。由于環境導致的心理扭曲,著實令人觸目驚心。
  蔣勛說:“《紅樓夢》多讀幾次,回到現實人生,看到身邊的親人朋友,原來也都在紅樓夢中,每個人背負著自己的宿命,走向自己的命運,或許我們會有一種真正的同情,也不再會隨便說喜歡什么人,或不喜歡什么人。”在蔣勛的眼中,眾生皆苦,在命運的裹挾下難免會身不由己,因此人世間并沒有絕對的好人,也沒有絕對的壞人。也就是說,他間接承認了人性的“灰色”地帶。可以說,蔣勛對人性的透徹理解,也只有經歷世事、到了一定年齡段的讀者才會有所體會。
  這本書之所以引人入勝,還在于蔣勛將自己豐富的人生閱歷融入其中。蔣勛說:“人是會不斷變化的,十二金釵就像十二種不同生命階段的心境。他在某些時段會有林黛玉的孤傲,而在某些時段則可能會有薛寶釵的世故。”他又說:“《紅樓夢》是值得一輩子看的書,每個年齡段閱讀都有不同的領悟。”確實,年輕的時候無論讀書,還是看電視劇,都只顧流連于寶黛的愛情悲劇,并且為此掬一把同情淚。及至年長,在蔣勛的引導下,方看出了此書中所揭露的人間百態,紛繁復雜,寶黛愛情充其量只是其中的一條主線而已。
  《蔣勛說紅樓夢》最大的意義還在于帶給人們向善的力量。蔣勛說,文學是一種救贖。他的生活中也會遇到惡人,也拿這個人沒辦法,這時候就試圖用文學的方法來寫這個人,來看這個人的背后,為什么會成為這樣,這樣做又是為什么。這樣抽絲剝繭,到最后也就不生氣了。蔣勛正是以一顆善心看世界,心存善念,世界皆暖。
  《蔣勛說紅樓夢》在解讀完第八十回就結束了,不免令人意猶未盡。可蔣勛說:“從比較貼近生命的角度來看,我想我們自己的人生,其實很難說什么是結局,它只是一個不斷在流動,不斷在變化的過程。”這樣的講法極妥帖,只要人活著,一切就有可能,就像新的一年開始了,總歸會有新的熱氣騰騰的希望不斷升起。□江蘇省東臺市市場監管局 周海燕

(責任編輯:系統管理員)

Copyright 1984-2016 CHINA INDUSTRY &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

金誉娱乐极速赛车app下载